高清专区
中文字幕
制服诱惑
女同性恋
卡通动画
丝袜长腿
少女萝莉
重口色情
人兽性交
图片系列
唯美清纯
网友自拍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卡通漫画
Gif动图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cl3j.com

  萝丝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

  女魔斗士手中的剑画着弧形,三个冲击波持续向女魔头而去,袭击着
没有抱着普拉姆的另一个侧面。

  接着萝丝拨开红色长髮,往女魔头的腹部袭击。

  「笨蛋!」

  单手即拨开三个冲击波的魔物,露出悠闲的笑容。

  伸长的袖子更如生物般的将萝丝的双脚绑住。

  「什幺!?」

  女魔斗士还未反应过来就已被用到巖壁上,然后昏了过去。

  「怎幺啦?这幺快就昏过去了啊!」

  看到撞到巖壁的女魔斗士昏了过去,魔物露出了轻蔑的表情。

  此时女魔法士趁其不注意时,从腰包中拿出了一只茶色的小药瓶。

  「啊…」

  这次就是魔物所发出的哀叫声了。

  普拉姆拼了命将小瓶中的东西倒向魔物的脸。

  在哀叫的同时,抱着女魔法士的手力道也变鬆了,普拉姆当然不会放
过这个机会。

  身材娇小的女魔法士大力的踢了对方一脚。

  「啊…啊…」

  被药品烧了半边的脸,对魔物来说冲击真是不小。

  女魔法士使尽力气想从魔物手中逃脱,但对手并没有那幺轻易就让她
们逃走。

  女魔物用单手 住自己的脸,另一手的袖子不断伸长向普拉姆的方向
挥去。

  女魔法士慌张的将女魔斗士抱起,拿出小瓶往女魔斗士鼻子让她嗅一
下。

  「啊…这是什幺?」

  「好啦好啦!赶快醒来反击吧!」

  强烈的味道使得萝丝醒了过来,普拉姆几近哀求的对她说着。

  女魔斗士看到伸来的袖子,赶紧画了个十字。

  此时发出了三个冲击波与光,这对临时所使出的攻击魔法而言,算是
相当不错的了。

  「你们竟敢在此愚弄我。」

  「才没有呢!」

  重新举剑的萝丝,也取得了些优势的时间。

  女魔法士站在萝丝的背后,又回复到她原本乐天的态度。

  「对嘛对啊!老太婆,不要说这压奇怪的话嘛!」

  普拉姆天真的一句话,让对方感到相当的生气。

  包围在女子身旁的紫烟,突然扩散到她们的周围。

  「不行!普拉姆快走开。」

  「哇!太可怕了。」

  普拉姆发出紧张感的声音与萝丝分散,萝丝也慌张的逃到洞外。

  二人都跌落在巖壁上,而紫烟如带子一样从洞穴中吐出。

  「什幺…」

  女魔斗士回头发出奇怪的声音。

  普拉姆一边滚下山巖,一边说。

  「太惨了!」

  的确这是很惨的景象。

  从洞穴中吐出的紫烟,已经扩散且覆盖了整个巖山。


            大即是好吗

  巖壁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紫烟包围着。

  紫烟包围了巖山之后,巖出的各个部份开始变形,山脚变成两足,山
腰变成胸部。

  不久就形成了头部及脸的形状,任谁都可看出是一个巨大的人形,其
实就是一个巨大的女性。

  「我是法蕾,我要将羞辱我的女魔道师大卸八块。」

  刚才袭击萝丝的女性变成了雕像般的巨大人形,岩石的嘴唇动着,发
出的声音好像是雷鸣一般,让人感到周围空气的震动。

  她慢慢的站了起来,的的确确就是一副巨大岩石做成的女性雕像。

  身体用生硬的巖肌所覆盖,头到达云端,整个身体有着相当均称的比
例。

  而且巨大的女性像,身上并没穿着任何衣服。

  「好讨厌,我们原来刚才在哪个地方呢!?」

  普拉姆 头望着法蕾,两手按着自己的双颊。

  自己刚才所处的洞穴原来就是女性两足之间的洞穴,女魔法士真的感
到相当的吃惊。

  只是虽然她的脸红了起来,仍然觉得不是很真实。

  之后女性雕刻的巖山有了巨大的动作,开始提起她的脚,因为太大了
所以感到她的动作很慢。

  不过步伐的幅度却相当的惊人,仅仅一步就已经缩短了与她们两人很
大的距离。

  「她到底要干嘛呢?」

  一边逃跑的萝丝问着同伴为什幺那个法蕾要那幺生气。

  普拉姆从小袋子中取出一个茶色的小药瓶交给萝丝。

  「青菜汁,它很特别的是三十倍浓缩的喔!」

  萝丝闻了一下歪着头。

  「这不是杏梅市在真的非常难喝的那种吗?」

  「这对美容跟健康都非常有益喔!我是经过研究后才带来的。」

  女魔斗士不知要说什幺。

  只是那个难喝的青菜汁,也许真的能给魔物什幺样的冲击也说不定,
萝丝心中这幺想,搞不好她在农庄世界已经做了许多对于魔物有用的道具
了。

  萝丝对于农庄世界的科学抱持着相当大的信心。

  「不行了,萝丝姐,她一直追着我们。」

  的确,现在这座巨大的全裸女像巖山正追着她们两人。

  再这样下去,被踩扁是迟早的事了。

  萝丝于是回过头决定与她泱一死战。

  「觉悟吧!」

  巨大女性低头看着女魔斗士。

  在女魔斗士的背后,拿着青菜汁浓缩液的普拉姆正在发抖。

  「小女孩,竟敢欺负我们魔物,我一定要让你感到后悔的。」

  她提起巨大的脚往萝丝及普拉姆踩去。

  激烈的一响,巨人踩到之处陷下了一个大洞。

  女魔斗士带着紧紧抓住自己的女魔法士往相反的方向跳去。

  尘砂飞扬挡住了巨人的视线,萝丝以她的脚为踏台,一跃跳上来对于
垂直跳上来的女魔斗士,巨人的确有点吃惊。

  随后女性的形体做了个大动作,跳至腰边的萝丝由于激烈的摇动,马
上失去了平衡。

  「呀…」

  女魔斗士使用了攻击魔法,剑端刺上了女体山的巖肌,马上就被反弹
回来,反而剑端受到了损伤,萝丝的姿势也变乱了。

  女魔斗士弹离巖山后,就一直线的往下掉。

  「啊…」

  直线落下的萝丝发现自己的身体已被撑住,鬆了一口气,但仔细一看
原来支撑她的是巨人的手。

  「我根本就不需要用到嘴巴,只要使用一支手指的魔力就足够了。」

  捉住萝丝的手,将她击到像云一样高的自己面前。

  巨大岩石雕刻出来的脸的确相当的完美,彷彿是大幅的美术品。但其
容貌及形态都完全与丑恶讨厌连结不起来。

  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当然会让人觉得很讨厌。

  在女魔斗士千钧一髮之际,同伴女魔法士应该要做些什幺才是,但她
却什幺都没做。

  在巨足踏着她们之际,被萝丝抛出去的普拉姆就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不过时间相当的短暂,醒了之后因为害怕的关係仍然躺在地上装死。

  不过她又想到巨人很快的就会残害到自己,于是仍然决定要逃走。

  「要去哪里啊?魔法士。」

  突然上空响起了如雷鸣般的声音。

  普拉姆知道巨大女性就在自己的上方,也很清楚自己难以逃脱了。

  没办法往上看的普拉姆再次涨红着脸,看着刚才与萝丝一起去过的洞
穴。

  说时迟那时快,魔兽的巨足已经提高到女魔法士的头上,不过普拉姆
并没有理会。反而一边念着咒语,一边拿出身边的小瓶子将里头的东西倒
到地面上。

  这与刚才普拉姆所拿的青菜汁并不同,是相当了不起的魔法药,那个
魔法药只要一倒到地面,就会快速扩散而形成黄光魔法阵。

  巨足向女魔斗士及黄光的烟雾踏去,同时普拉姆的咒语也结束了。

  咒语结束后,只见黄色半球从女魔法士的脚旁升起,好像爆发似的炸
开。她则用自己所做的防护壁当成弹簧,往高空跳上去。

  普拉姆跳至上空的瞬间,巨足随即踏至地面产生了相当大的声响及灰
尘。

  魔兽对于没有踏到人的触感感到相当不可思议,有点百思不解。

  随后魔兽发出奇妙的声音,并歪着头。

  「啊…」

  巨大女性用捏着女魔斗士的手插入自己的私处。

  因为普拉姆在被踏碎之前就已垂直跳上,对準目标跳入了她的私处。

  女体出的奇妙声音,就是当钻入洞穴的女魔法士为了防止掉落,而用
短剑刺向巖壁那一剎那所发出的,湿答答的巖壁,果然是女体山最敏感的
部份。

  慌张的魔兽,想要用手去捉跳入自己私处的普拉姆。

  女魔法士用灵巧的动作,沿着湿答答的洞窟,往暗处里爬进去。

  「不错!进行得不错。」

  普拉姆一边嘀咕着,一边拿出茶色的小瓶子。

  她念着咒语,小瓶内的东西就四处飞散,并沾染上巖壁,一沾上的同
时,那个部份就产生激烈的震动。

  「啊!你在干嘛?」

  她那悠哉悠哉的态度突然不见了,巨大巖山女性弯着腰,双脚跪在地
面。

  那个冲击使得握住萝丝的手变得更用力,让女魔斗士昏了过去。

  但不论是发生了什幺事,女魔斗士直觉的认为现在一定是个很好的机
会。

  于是萝丝使用攻击魔法将力量注入剑中。

  「啊…」

  下半身受到刺激的魔兽,没想到手上突然感到剧烈的疼痛,因此放鬆
了力气。

  萝丝的剑所给予的痛当然不会那幺激烈。

  但时机却是相当好,女魔斗士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趁机跳至她的
脸。

  魔兽相当愤怒,用巨大的手攻击着女魔斗士。

  为了攻击女魔斗士,岩石与岩石的撞击产生了巨响。

  她打中了自己的鼻头,岩石的碎片如雪片般落下。

  对于魔兽而言,这样的冲击实在是她的屈辱。

  她的表情由安稳变得相当紧绷。

  女魔斗士则吊在那紧绷的脸上。

  不过巨手的攻击对萝丝来说,反而是一大成功。

  巨大女性不断地在自己脸上捉着女魔斗士,若是从别人的眼光来看,
这动作真的是相当的滑稽。

  钻进女体山私处的普拉姆实在让她相当担心,在狭小洞穴中的女魔法
士左右前后不断的刺着湿答答的巖壁。

  也许那是魔兽法蕾身体最柔软的部份,但是却受到普拉姆如此大的沖
击。

  普拉姆为了要让自己的身体不致落下,用所持的短剑用力的刺进巖壁
以稳住自己的身躯,为了要能够支撑,因此非常使劲短剑深深的刺入岩石
里了。

  对女魔法士而言,这实在是她很难得的聪明举动。

  这个刺激给予魔兽激烈的痛楚,又参杂着奇特的感觉,慢慢的传至巨
大女性的身体。

  「啊…」

  巨大女性巖山发出低沈複杂的声音并跪倒在地上。

  有这样的反应是必然的,因为同时受到洞穴中的普拉姆及唇边萝丝的
攻击。

  「啊…」

  不知怎幺搞的,女魔斗士从魔兽的口中滑入。

  「哇…怎压会这样?」

  萝丝在坚硬的舌头上跳了跳,就往黑暗的喉咙滑下去。但慌张的不是
只有萝丝而已。

  「哇!这…」

  巨大女性巖山自身亦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惊慌之余,法蕾坐了在地上,这一回是已受不了在自己私处中的普拉
姆,而女魔法士仍然一步一步住更深处爬去。

  当然萝丝及普拉姆都不知会发生什幺事,对于魔兽法蕾而言,这也是
无法预期的事。

  「太惨了!」

  巨大女性巖山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危机。

  巨大岩石的脸慢慢的变得困惑起来。

  「这样子让她们在我的体内乱搞,真是相当麻烦,没办法,虽然很麻
烦,还是得用其他方法来解决。」

  说完,巨大女体便当场坐直。

  不久女性巖由的身体开始升起紫色的烟,带状的烟从口中及私处流入
而消失。

  所有烟都被吸入体内,女体整个变成像乾黏土一样分开,慢慢的又变
回原来巖山的样子。

  魔道师吉尔多从监视两世界结界的干部那儿,知道了消息。

  「什幺?萝丝与普拉姆被困在魔兽的体中,正在通过黑暗的迴廊。」

  魔道师是不能通过黑暗迴廊的。

  但如果是在魔物的体内,魔道师或许也能通过黑暗之迴廊。

  魔兽想要用利用转换魔法带着体内的萝丝与普拉姆超越异次元之壁。

  为什幺要如此,魔道师吉尔多也不清楚。

  如果说可能会发生什幺事的话,也只是在萝丝与普拉姆这两个人的身
上。

  女魔斗士与女魔法士完全无法理解现在的情况,两人分别流落在不同
之处。

  「喂!普拉姆,听到的话赶快回答我啊!」

  「萝丝姐,救救我,好可怕啊!」

  接近无重力的感觉,让她们两人觉得很害怕。

  当然她们也不会知道,这种转换魔法的危险性。

  她们现在正被使用着转换魔法,在通过黑暗之迴廊。


  长廊深处微暗的走廊下,OL的蔷薇说着。

  「为什幺影印机会在这个地方呢?」

  在办公大楼经常有萤光灯照着的走廊下,散发着不可思议的寂静。

  那种寂静也许让蔷薇感到非常的厌恶,但对于经常偷懒的她来说,花
在影印的时间一点都不觉得可惜。

  「这些大概要花三十分钟吧!应该可以再多用点时间才对。」

  与其他杂事相比,影印大量的文件,不用做什幺事就可称得上是在工
作。

  这样的特徵,蔷薇当然会好好利用,只是为了要让人感觉她很专心在
影印,一定要向着这个方向。

  OL看着有点髒的墙壁一面喃喃自语。

  「墙壁的漆都剥落了,不会贴个帅哥的照片吗,至少也贴个裸女的照
片嘛!」

  从她不会想要放些画或景色的照片来看,就可以知道这个女事务员的
性格了。

  下午的办公室是相当无聊的,但绝不会与危险扯上任何关係,在这个
地方,不会有人想到会发生什幺事,如果会的话,一定可以说她是神经过
敏。


  在花园世界的魔斗士兢凘凳劀,瑰瑮瑧瑢一不注意就已落在这个农庄世界内了。

  「啊!谁?」

  突然,蔷薇从后方被抱紧感到相当惊讶。

  回过头漡漇渔潎,綟綖绯缀原来是上司,他是一个中年男子嵽嶆嵹岖,孷孵寞寡身上并有着汗臭味。

  「课长,不要…」

  自从她在农庄世界担任女性事务员以来鄪鄮郑鄦,纶绸緆绻所交往过的对象也算不少。

  也或许是在另一个世界丰富的使用魔法作战经验,让她的行动很悠闲
又有自信。

  「课长稦稫种稯,宁寝寥察别开玩笑了,请走开!」

  在她大声喊出的同时,蔷薇用力将他拨开。

  但她仍无法防止早已贴近她脸部男子的嘴唇。自己也觉得意外,为何
如此轻易的就让他温湿的唇贴上自己的唇。

  随后男子发出恶臭的唇,强力的压进她的口中。

  「啊!不要这样,很讨厌耶!」

  「啊…啊…」

  湿热的舌彷彿生物一般的在蔷薇口中舔着。

  而他的一支手早已灵活的握住了她的胸部。

  「啊…啊…」

  中年男子发出了兴奋的呻吟声。

  女子事务员不断挣扎着,想要摆脱对方。

  对于课长一点都不温柔的动作与力道握着自己的胸部,蔷薇开始有点
生气了。

  但她并没有以愤怒来反击。

  「啊…啊…」

  握住胸部的力量,让蔷薇感到窒息。

  「啊…啊…」

  蔷薇好不容易的发出了呻吟声。

  「别开玩笑了,为何要在这种她方…不要啦!」

  蔷薇对于好似软体动物的舌觉得很 心。

  「好讨厌的味道,真的是很讨厌耶!」

  「啊!怎幺会这样?这种感觉,在这个时候…」

  微妙的刺激从她被紧握的胸部不时传来,那种微妙的触感,并不是粗
暴与强迫的,而是相当纤细且巧妙的感觉。

  「啊…」

  从胸部传来的刺激,终于让她的舌与男子的舌缠在一起。

  此时就像两个软体动物巧妙的动作一样,舌头複杂的纠缠着。

  「啊!不要!不可以…」

  「啊…啊…」

  男子的舌头在她的牙齿间来回游走,这使得蔷薇感到自己的下半身都
软了。

  「为什幺课长这幺厉害,可不可以告诉我。」

  「啊…」

  此时的萝丝仍然相当的悠哉。

  对于与对方巧妙的展开,她自己也感到有点意外。

  「啊!那里有感觉了,不要…」

  对方的确是一名中年男子,这对花园世界的女魔斗士而言,可是相当
拿手的,但此时的她已经忘了她的本尊现在于何处了。

  「不要…在这种地方…」

  虽然这是一个死角,但在大白天被做这种事,也着实是个屈辱。

  不知何时女魔斗士的意识开始被蔷薇的意识支配着。

  自己的上司在这种她方做这种事,是否是一个大胆的人物呢,女子事
务员此时没有思考这种问题的时间。

  「啊…」

  令人生厌的男子低声的在蔷薇的耳边说着。

  她对此讨厌的声音扭了扭身体。

  「啊…啊…」

  此时蔷薇的反应并不是很激烈。

  「为什幺要这样呢?如果这个时候被人看到的话…啊!你要干嘛?」

  男子判断她已不再抵抗了,于是大胆的将她的裙子掀起。

  对于这个行为,蔷薇做出明确的反应,她想要拒绝她的上司侵入她的
私处。

  但她却没什幺力气反击。

  「啊…啊…」

  中年男子的手一下就滑进她的内裤中。

  看他一连串的动作,就可感觉到他是这方面的专家。

  「啊!不要…」

  男子的手不但侵入内裤里,而且还揉着蔷薇敏感的部位,另一支手同
时激烈的搓揉着蔷薇的脚部,并大力的拉着峰顶。

  「不要那幺粗鲁嘛!不要太过份,否则你会后悔的。」

  为什幺会后悔,她当然没有说明的必要。

  「在这种地方,对这样的对手应该可以使用魔力吧!」

  蔷薇便开始念着咒语。

  稍微动了动手就开始放出魔力,她的一击,男子的手应该会动不了才
是。

  「啊…」

  但是什幺事都没发生。

  男子更激烈的动着双唇,彷彿在吸取自己的魔力般。

  「啊!为什幺…」

  对方的舌头动的更厉害了,萝丝也开始感到意识即将被夺走的感觉。

  虽感到困惑,但女魔斗士仍像往常一样想要将对手的精气吸光。

  然而事与愿违,萝丝魔得自己的力量慢慢的在丧失。

  虽然难以相信,但的确她的精气反而被不断地吸走。

  她开始感到事态的严重性。

  「喂!不行,不能在这里…」

  女魔斗士拚命的抵抗。

  一定要尽快从这个状况中逃出。

  但无论她怎幺说,男子不但不放鬆,反而更大胆的将手及舌头侵入得
更深。

  「谁、谁来救我?救命啊!救救我。」

  这时候蔷薇终于发现男子的背后变成墙壁。

  在这个状况下,人们可以看到的,只是中年课长在拿他的影印资料而
已。

  但此时的中年课长,正灵巧的刺激着她的胸部以及私处。

  期待着他人的救助,这完全不是女魔斗士的做法,但有时也会利用此
种方法,只是在这个状态下,可能不必寄望这种方式了。

  「太惨了!再这样下去,不会有人发现我的。」

  「你要干嘛?课长,不要…」

  男子抽出在女子私处激烈动作的手,快速的将女子的口塞住。

  手指沾满自己私处的蜜汁,并向自己的口中侵入,当她感觉到自己私
处渗出的味道,不知不觉身体就变得鬆软。

  「不要!不要…」

  男子一点也不放鬆。

  随后男子温湿的唇再次的压住女子的口中。

  「啊…哇…」

  男子的头髮,散发出发胶的味道,冲向蔷薇的鼻子。

  女魔斗士赫然发现对方并不是自己认识的人。

  「这个男子并不是中年课长,这种力道…」

  嘴巴被塞住,又被压在影印机上,身体失去自由的萝丝冷静了下来。

  只是在她冷静下来之际,男子的手再度插入私处并抚弄着胸部。

  「别开玩笑了,你这个样子就是想要被玩的。」

  中年男子的动作,此时产生了微妙的感觉。

  「啊!为什幺会这样?啊…唔…」

  OL的肉体被夹在男子的身体与影印机之间,大声的发出哀鸣。

  受到对方痛苦声音的刺激,男子更大胆的用自己的舌和手指深入她的
口、胸及私处。

  此时萝丝再也忍受不了,胡乱的咬住对方的舌,并且对他的腹部猛力
一击,但是对方却没有反应。

  萝丝不相信,仍然二下三下的用膝盖往中年男子的腹部踢。

  令人难以相信的是,对方几乎没有任何感觉,而且更用力的将蔷薇压
向影印机。

  萝丝这个时候终于发现,自己与在花园世界时的体力,实在相差得太
多了。

  她肉体的痛苦已经超出了界限,而发出了哀鸣。

  「啊…」

  痛苦的声音从口中发出,还好同伴普拉姆没听到。

  男子不放鬆,用自己的身体压向萝丝,终于影印机因为两人肉体的压
力,上盖脱落了。

  「这…到底是…」

  萝丝对于自己肉体的状态正感错愕时,男子的手更粗暴的抚摸着。

  男子放开了压着萝丝的手之后,马上就捏住她的胸部,一点都不让萝
丝有喘息的机会,一口气就将她的裙子撕裂。

  这个世界的衣服虽说比花园世界的魔法衣还脆弱。

  但要将她的衣服一口气撕碎也是相当困难的。

  至少这不是一般农庄世界的人所能做得出来的。

  「啊…」

  突然变得半裸的萝丝,发出了自己都感到意外的声音。

  彷彿这个世界蔷薇角色的意识仍然残留在她的脑中,不自觉的发出哀
鸣,萝丝觉得自己的肉体及精神都还是个世界的OL而已。

  但光是自觉还是什幺都不能做。

  「不要…求求你!不要…」

  在这个世界的女性,蔷薇所发出的哀鸣,只会让她自己觉得更加羞耻
而已。

  事实上此时的走廊已出现了人影。

  这些职员可能听到了她的哀鸣而出现在此。

  出现在走廊的,大多是自己认识的同事,他们的确目击了被压在影印
机上的蔷薇,以及压在她身上的上司。

  但是与OL的想法相反,他们一点都不因为这样的情况而惊讶。

  蔷薇的意识相当的混乱。

  到底这是什幺状况呢?不过她现在连想的时间都没有。

  最初两个男子慢慢的往蔷薇的两侧靠近,压住她的左右两手,蔷薇完
全无法理解为什幺会这样。

  她的身体被两个男子 高至影印机。

  好像打拍子一样,玻璃制的影印面以一定的韵律来回照射着光,影印
机的光毫不留情的重覆印着蔷薇的下半身。

  「不要…求求你!」

  不知为什幺,他们完全不转蔷薇的恳求,其他的男女更将她的双脚压
住。

  两个男子将她的私处往机械的玻璃面压着。

  「啊…」

  激烈的喊叫再次从蔷薇的口中发出。

  同时最初压着她的中年课长,将自己的头塞入张开的大腿间。男子用
鼻头去压着私处中心部份最敏感的突起部。

  「不要…」

  难过的感觉使得女子事务员口中不断发出哀号。

  但对方的动作丝毫不肯放鬆。

  随后马上就用像软体动物般的舌侵入蔷薇的私处。

  「哇!不要…不要…」

  受到这个声音的刺激,旁边的男子也撕开她的衣服,用头抵着她的胸
部。

  此时的女魔斗士,仍然还是无法理解自己到底为何会受到此种遭遇。

  突然,自己面前的年轻女同事,也剥开自己的衣服,将自己膨胀的胸
部对着蔷薇。

  蔷薇没有时间去想她要干嘛,年轻的OL已经用她两个形状优美的胸
部挟住蔷薇的脸。

  「普拉姆,你在哪里?」

  此时她只剩下女魔斗士的意识,不自觉的在寻找着同伴女魔法士。

  如果两人合力的话,就可变成相当厉害的魔道师。

  但是一旦分开的话,就连半个魔道师的力量都达不到了!

  吉尔多长老曾经说过的话,果然没错。


            美少年的初次体验

  当萝丝想起了自己一人的力量有限时,这时在另外的地方,微暗的吉
尔多房间内,吉尔多正带着忧愁的表情。

  「萝丝她们的情况,是否在农庄世界的某处也同样的出现呢?」

  在维持着两个世界五芒星的青白光旁边,用乾枯手指抚着白鬍子的老
人瞇着眼。

  仔细一看五芒星内侧的三个星,好似是重覆的被画在一起。五个星的
五个顶点各有五个人,合计共有十五个人向着中心拚命的念着咒语。

  站在五芒星顶点的十五人,全都是吉尔多认为最棒的魔道师,由他们
全都身着黑色披风及头戴黑色斗笠就可看出。

  其中最靠近星形顶点的一人正与背后的人交替着。

  从五芒星光中离开的人,跪在大长老的面前。

  「也许她们都已被击垮了。」

  对于年轻人悲观的语气,大长老稍微张开了眼睛看了看他。

  「不会的,如果她们被击倒的话,我应该会感受到她们放出的魔力,
至少到目前为此还没有,所以她们应该还活着。」

  这些话是出自于大长老的感情,还是只是单纯的以状况来判断,实在
令人难以理解。

  此时大长老闭着眼晴好似在深思一样。

  刚刚讲话的那个人接着又说。

  「那幺她们还留在黑暗的迴廊罗?」

  老人点了点头。

  「怎幺说呢?」

  年轻人虽然有点畏惧大长老,但还是持续的说下去。

  老人则静静的闭上眼倾听。

  「使用转换魔法进入黑暗之迴廊,魔兽是不会以法蕾的样子出现的,
当然在此花园世界也一样,因此她们可能还留在黑暗之迴廊,但除此之外
还有别的可能吗?」

  年轻人表情困惑的说着。

  「在黑暗迴廊内,她们完全无法使用魔力,但留在迴廊对魔物来说也
不是件简单的事。」

  「可见魔兽法蕾有这样的力量罗?」

  再次 起头的青年,这次不再有迷惑的表情。

  「嗯,如果她们还留在黑暗之迴廊的话,魔奏士阿沙里亚,你试着用
心话魔法知会她们两人一下。」

  「我试试看!」

  魔奏士接受了大长老的命令。

  魔奏士全力在寻找萝丝她们的行蹤,对于正支撑着强力结界的阿沙里
亚而言,这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这个金髮的美少年,开始探查迴廊的内部,并用心话魔法搜索着回
廊的内部,但这绝对是他的初次体验。


            可怕的少女们

  萝丝与普拉姆都一样,完全忘了要从魔兽法蕾的体内逃出。

  当萝丝在办公室动弹不得时,此时的普拉姆(也就是桃花),仍在植
生学园的操场中被追赶着。

  「喂!要干什幺?」

  普拉姆对于穿着与自己相同的水手服的少女们提出抗议。

  植生学园中有市内屈指可数的图书馆, 书馆的地下有市内藏书最多
的书库。

  在这样的书库中,普拉姆被四个少女压着无法动弹。

  站在中间的女子,不知何时手上已拿出了弹簧刀,刀刃对準了桃花的
脸。

  「你不知道吗?这就叫做欺负。」

  「那为什幺我要被欺负呢?」

  虽然是她的口气,但缌觉得缺乏了一些紧张感。

  此时弹簧刀已将桃花的内衣及内裤切开。

  她那发育得不错的肉体,使少女们都发出惊讶的声音。这些女学生将
刀尖染成粉红色,不断的交互刺着可爱胸部的顶点。

  即使在这个状况下,对于敏感的反应,峰顶已经坚硬起来了。

  「太敏感了吧!桃花,这幺可爱的脸,应该已经有不少男性的经验了
吧!」

  一边说着,女学生再次用刀尖对着桃花的胸部。

  「你们要干嘛?不要…」

  拿着弹簧刀的女学生对于她的口气觉得相当讨厌。

  她们用比先前更大的力道,激烈的往她的胸部磨去,又冷又锐利的感
觉好像电一样延伸到桃花的背部。

  「哇…哈…」

  「很敏感吧!这里如何?」

  女学生一边说着,弹簧刀一边滑向脚底。

  「不要…求求你!」

  然而弹簧刀金属的尖端却完全的滑进她的私处。

  「啊…」

  桃花的声音,迴响在整个微暗的书库。

  女学生用刀子弄完之后,将自己的脸埋进桃花最敏感的部位。

  女学生用舌头舔着周围诱人的肉壁。

  「啊!不要…」

  没人理会桃花的话。

  除了站在中间的女子,其他的人也侵袭着她的胸部、嘴唇以及手脚。

  不久,桃花的全身都充满了少女们的唾液,舌头不断的侵袭着她的肌
肤。

  「为什幺?为什幺要这样子?」

  桃花单纯的问着。

  但却没有人理会她,只是自顾自的用自己的手指玩弄着她的胸部及私
处。

  「啊!在这种地方…」

  桃花的口中发出了喘息的声音。

  中间的女学生用舌尖舔着周围的内壁,慢慢的往中间伸去,然后咬住
她的花蕊。

  「啊…不要…不要咬它。」

  被压着的桃花用力的扭动着身躯。

  那个力量使得聚集身旁的少女们大吃一惊,她们想要剥夺她的自由以
满足自己的慾望。

  舌尖灵活的包着桃花最敏感的部份,女学生在内壁外用力咬着,那种
痛楚伴着不可思议的感觉贯穿桃花的全身。

  「太棒了!桃花,你还是很喜欢这样的喔!」

  中间的女学生吸着她私处流出的蜜汁,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子说。

  「自己的蜜汁自己也试试看吧!」

  被捏着鼻子,桃花不得不张开嘴。

  受到刀子的威胁,勉强抖动着舌尖舔着自己私处的蜜汁,那种味道异
常让人兴奋。

  「嗯!味道真好,不悦是普拉姆的味道,嗯!普拉姆。」

  此时身体自由被完全剥夺的桃花,终于有了女魔法士普拉姆的感魔。

  「为什幺我要受到这样的遭遇?为什幺?」

  对于逼近自己脸的女学生,普拉姆本能的闪躲,并念着简单的防御魔
法。

  咒语念完后,这个世界的人就应该无法碰到肌肤,但事实上并不是如
此。

  「哈…现在让你好好地快乐快乐一下。」

  女学生并未发现普拉姆的态度,离开身体后开始脱着自己的水手服。

  这个时候普拉姆发现自己的咒语根本就没效。

  「怎幺会…怎幺会这样?难道我的魔法失效了?」

  花园的女魔法士无法理解这样的事态。

  中间的女学生已将制服都脱掉了。全裸的压在她的身上。

  「等一等…等一等…」

  「不要对我做那种事,啊…」

  抵抗与抗议均无效,她那发育良好的胸部强行的压住桃花的口。

  峰顶被桃花的牙齿滑弄着,她不自觉的身体往后仰。

  「你不可以咬我喔,否则就把你的峰顶整个切下来的。」

  带着威胁的口气,女学生更把自己的峰顶往深处压进去。

  「哇!我很期待喔,桃花舌头的功夫。」

  女学生拿着弹簧刀催促着她的动作。

  没有选择的余地,桃花无意识的用着舌头继着对方的胸部,并吸着整
个双峰。

  「啊…太棒了!桃花的舌功,真是一流!」

  桃花的舌头半反射的吸着她的双峰。

  此时其他的少女也各自玩弄着她的身体,虽然连桃花的嘴都塞住了,
但她仍然拚命的念着咒语。

  除此之外,还不断的想吸取对方的精气,但都没有用,女魔法士普拉
姆终于理解到事态的严重。

  「啊…啊…」

  「受不了了,峰顶被舌尖舔着,整个双峰被唇吸着,真是太爽了。」

  她自己不但受着对方给予的刺激,自己的手还捏着桃花的峰顶并大力
的拔起。

  「啊…啊…」

  「魔法无法施行,一定要找个其他的办法。」

  放弃唸咒文的女魔法士,摇动着身体看看有没有什幺道具。

  女魔法士衣服的设计中有一个很大的暗袋,所有的道具都藏在其中,
但现在连暗袋都已被撕裂。

  「哇!太棒了!这种感觉…」

  女魔法士趁对方正集中精神,同暗袋里瞧了瞧,但里面除了无用的东
西外,什幺都没有。

  「口红、香水…都没有用,什幺都没有嘛!」

  女魔斗士暗自想着。

  「你在干什幺?不要停下来,快点继续,用你的舌头。」

  不管桃花是否认真在考虑如何逃脱,对方完全不给予她任何可能的机
会。

  「唉!要是有些药品就好了,啊…」

  「别偷懒,除了舌头之外,牙齿及嘴唇也要动呀!」

  女学生闭上眼睛,任自己峰顶的感觉传到全身。

  在桃花的脚边,一个少女用她的脚塞入自己的私处。

  「啊!不要…你在干嘛?」

  在中间的女学生将双峰离开桃花后,即横跨在她的眼前。

  桃花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还没有使用过的粉红色肉壁,不知如何是好。

  桃花吸取别人精气的经验相当充足,但却没被人吸取过,对于自己经
常做的事,现在却被如此对待,她陷入混乱的思绪中。

  「萝丝姐,救救我!」

  桃花的口中发出求助的声音。

  但她发现这个求助的对象现在却没在这里,使得她变得相当绝望。

  二个人合作的话,力量可达一人以上;但分开的话,则连半个人都敌
不过,此时桃花终于理解吉尔多魔道师话中的含意了。

  两个人都发觉了自己能力的限制,只是这个发现真是太迟了些。

  「普拉姆,帮帮我!」

  蔷薇也用同样的言词呼喊着。

  但全都太迟了。

  魔兽对这两个人的弱点突破成功,魔兽把自己留在黑暗之迴廊,仅把
体内转换成农庄世界。

  魔道师并不对她们的失蹤感到惊讶。

  她们两人正处于魔兽体内特殊的世界中。

  而在那里既不是农庄也不是杏梅市。


            遥远的呼喊

  其实从她们的外表及立场看来,她们完全变成农庄的居民了。

  两人的魔力在到达农庄世界时已自动被限制了,这是吉尔多刻意所设
定的。

  除非她们发现魔物与之对决,否则强大的魔力就好像被封住一样。

  但吉尔多也想到在与农庄世界的小魔物对决时,也是需要日常可使用
的魔力,至少当魔物突然攻击时,要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安全才行。

  若是她们发现大魔物的话,就会马上得到在花园世界时的魔法衣及武
器,而且拥有强大的魔力。

  当然,要将武器及魔法衣配上身,还是得由吉尔多来执行心话魔法才
行。

  当吉尔多认可后,萝丝的身上就会包上魔法衣,并可自由的操弄着宝
剑。

  在杏梅市植生学园时,女魔斗士即是在这样的情形下以这种装扮出现
的。

  必须经由吉尔多授权的这个弱点,使得魔物法蕾将自己的肉体移至农
庄世界,然后派遣小罗喽于当地直接袭击的这种作法。

  法蕾在农庄世界利用了许多当地的居民做为她的小兵,但由于是在魔
兽体内,她们的功力与常人相去无几。

  魔物法蕾将她们拆开来各别攻击,这是她相当高明的地方。

  但她们却还未发觉,做着无谓的抵抗及挣扎,而愈是抵抗,被魔兽夺
走的精气就更多。

  男女的唾液及体液全都流在躺于影印机上方的女事务员。

  中年上司的口舔着她的双峰,分身插入她的私处。

  「已经快结束了。」

  蔷薇在渐渐丧失的意识中,才察觉了自己所陷入的圈套。

  蔷薇这时候才感到这个站在她面前,抹着发胶的中年上司,与人类的
感觉有很大的差异。

  「差不多要结束了,普拉姆!」

  口中仍然与女学生的舌头纠缠着。

  桃花朦胧的意识中突然发觉到,原来她们都是魔物的同伴。

  被压在影印机上的蔷薇,对于在影印的灯光闪烁中男子开始变形的情
况,看得整个人都吓呆了。

  「等一等,现在我就将你身体的痛苦及兴奋全都打散吧!」

  男子一边说着一边奇怪的变形。

  那令人生厌的样子,女事务员只能静静的看着。

  站在桃花面前的女学生们,咧着嘴。她的胸部完全分成两个相当坚挺
的肉球。

  「真是无上的快感。」

  在女学生左右胸部的中间有一个巨大的红块,仔细一瞧,周围的少女
都重覆在她的后面,不久就形成一大巨块。

  压着蔷薇男子的脸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狼头,然后周围的人全都溶入他
的实体。

  狼流着唾液,伸长舌头舔着蔷薇的脸,受到异样臭气的侵袭,她的感
觉能力明显变差。

  桃花的面前,女学生形成了一支大虫,大虫张开着令人讨厌的大口,
吐着红色液体。

  在红色液体当中的桃花,感到全身麻痺且无法动弹。

  「萝丝,你听得到吗?」

  蔷薇被狼爪给压着。

  脑中响起了不知何时产生了像唱歌一声样的声音。

  「魔斗士,振作一点!」

  稍微拉回些意识的蔷薇,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妖怪的下半身,那里带有
相当炽热的巨大凶器。

  那样的热度,都还没有触摸到就已经传至蔷薇的下半身了。

  「啊!怎幺会这样?这不是魔兽吗?那个耳朵…」

  蔷薇的意志虽有些回复但仍相当混乱。

  花园世界的女魔斗士已经完全丧失了她的听觉及其他感觉的自信。

  「…我是魔奏士,这是来自吉尔多的奉告,赶快用转换魔法逃脱这里
吧!」

  「转换魔法?要干嘛?性转换吗?」

  蔷薇的精神相当混乱。

  魔兽方面则比她先发现了这样的事态。

  「吉尔多的魔奏士吗?别多管闲事了。」

  随后,带着红黑热气的巨大分身,一口气的往蔷薇的私处塞了进去。

  「啊…啊…」

  蔷薇发出了哀号声。

  蔷薇反仰着身体,口中吐出红血,这一瞬间她完全失去意志了。

  「你可以求求魔法士普拉姆,赶紧将自己的意志唤回来。」

  魔奏士如歌唱的声音,迴响在即将要昏过去的蔷薇脑中。

  「但要我将萝丝的意志唤回来的话,首先我也必须要能够逃脱这个地
方。」

  普拉姆对于自己脑中响起的声音,用完全不紧张的口气回答着。

  此时化成虫类的怪物将手伸向桃花。

  「不要靠近我,大 心了。」

  桃花寻找着打火机,虫类立起时,桃花的手指终于摸到打火机

  「点着吧!」

  在叫着的同时,桃花站了起来,口中念着咒语将手中的打火机点着。

  打火机青白色的火焰燃烧着,变成了蔓籐植物附在桃花身体上的红色
黏液上。

  火茎持续生长,长出茂密的叶子,并开着粉红色的花。虫类感到很惊
讶,将头 起停止动作。

  附着在桃花身上的红色黏液,被青白色火焰的蔓籐性植物与粉红色的
花,瞬间就全部吞食下去。

  巨虫睁大了两支大红眼,桃花的全身已经被粉红色的花包住。

  怪物稍稍犹豫了一下,再次吐出红色黏液喷向红色植物包着的桃花。

  「这个机会我等很久了。」

  桃花用迟缓的口气说着。

  一瞬间,青白色火茎已经到达大虫的口了,马上它就被粉红色花给覆
盖。

  「啊…」

  大虫的头仰上,带着凄惨的叫声。

  在这之前,桃花已经完全摆脱了红色黏液,取回自由身。

  被蔓籐植物青白色的光烧着,巨虫扭动着身躯,普拉姆拿着短剑对準
双眼的正中间。

  「刺…」

  此时着水手服的普拉姆,用短剑使尽全力刺向大虫的眉心。

  已全身被青白光烧着的巨虫,无法躲过女魔法士的这一击。

  「啊…」

  巨大的头部被分割成两半。

  红色黏液如喷水般喷出,普拉姆为了不被沾染到,往地上倒下。

  此时巨虫发出临终前的哀号。

  「啊…」

  满是尘埃的书库周围墙壁歪歪斜斜,黑暗的世界开始扩散,巨虫化成
黑烟而去。

  突然眼前的黑暗被打开。

  「蔷薇…」

  眼前突然出现蔷薇被狼怪袭击的景象。

  普拉姆一眼就看出发生了什幺事。

  「蔷薇姐,快醒一醒!」

  她一边喊着,一边从裙内拿出一个茶色的小瓶用力投出去。

  听到女魔法士的叫声而回头的大狼,被茶色小瓶所画的弧越过。

  然后相当準确的击中蔷薇的脸。

  自己的脸受到小瓶中药物强烈的刺激,其味道及气味,让她的意志恢
复了过来。

  「好难闻…」

  这就是被浓缩三十倍的青菜汁。

  受到了刺激之后,蔷薇因此将失去的力量全都补充回来了。

  「太过份了吧!什幺嘛!」

  蔷薇对于满脸青菜汁强烈的味道对桃花怒吼着。

  「蔷薇姐,你之前有听到吧,吉尔多的忠告是转换魔法。」

  此时在她们面前的巨狼停止动作,用兇恶的表情瞪着萝丝。

  而外表是OL但实际为女魔斗士的萝丝,也瞪着口中不断流着口水的
巨狼。

  萝丝没想过要把这个怪物打倒,只是急着想要把他撕裂。

  「喂!你在干嘛?快点使用转换魔法回去花园世界。」

  魔奏士深知女魔斗士野蛮的复仇心,于是再次提醒了她们。

  「蔷薇…」

  这对于受到屈辱想要一雪耻辱的萝丝而言,她表示了相当的不满。

  老是意气用事的萝丝是不会那幺说话的。

  她挥舞着长剑,将巨狼击退了几步。

  女魔斗士将普拉姆举至头上,巨狼正张着大口,兇恶的咆哮,想要吓
她们两人。

  但她们一点都不害怕,萝丝举起剑的同时,普拉姆口中也念着咒语,
这个是防御魔法的变形,此时巨狼首次感到焦急。

  「哈…这样最好,两个人可以一次解决。」

  她一边叫着,一边跳向萝丝。

  巨狼这时因为普拉姆的咒语而动作变得相当缓慢,此时女魔斗士萝丝
开始念着转换魔法。

  冲过来的巨狼大声的叫喊着。

  「不可以!不可以…」

  萝丝的剑对準了缓慢跳来的巨狼,发出了白光。

  白光烧至巨狼的眼,在女魔斗士面前即落下。随后萝丝剑尖的自光突
然变成闪电到处四散。

  女魔斗士挥剑之后,巨狼及黑暗世界全都变白了。

  黑暗迴廊的黑暗空间中飘着紫色的颗粒,突然紫珠亦发出白光。

  不久紫珠一个个破碎,消失在黑暗中。



        魔法女战士 终章 结束的开始

                     文/冰中 树


            结束的开始

  在巖由的残骸中,两人无力的背对背坐着。

  萝丝简单的衣服及普拉姆花俏的服装都破烂不堪。

  原本小巖山是魔兽法蕾的肉体,现在那魔物被消灭,这里又回复到原
来的形状。

  「结果,经过了一番辛苦的打斗,却只得到一支破枴杖。」

  经过了长时间的沈默后,萝丝抱怨着。

  普拉姆抓起枴杖,轻轻的歎息着。

  「我们,儘管在魔兽的腹中,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好不容易才得到
这一支枴杖,想必它必定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吧!」

  和往常一样,一股奇妙的感觉从普拉姆和萝丝二人的背脊往上升起。

  在崩塌的岩石上,乾燥的冷风轻轻的吹袭过来。

  「你们两人辛苦了。」

  不知何时,魔奏士出现在她们眼前。

  虽然是美男子当前,但她们的反应相当迟钝。

  萝丝还好,那个顽皮的普拉姆,竟然没有什幺特别的反应,这真是大
大的反常。

  「为什幺魔兽会消失了呢?」

  过了一会,萝丝终于开口问道。

  年轻的吉尔多干部,面无表情的回答。

  「如果是魔兽的话,是不能通过光之迴廊的,在你刚才使用转换魔法
之际,在魔兽体内产生了光之迴廊,因此连魔兽法蕾都因此而受不了。」

  「真是自作自受。」

  萝丝笑着对魔奏士说。

  普拉姆鼓着两颊,有点生气的望着魔奏士。

  「我们可是拼了命呢!」

  「结果,没有想到,竟然只有得到一支破枴杖而已。」

  普拉姆生气的指着地上的拐 说。

  「其实也蛮不错嘛,你们得到的那支隐藏在魔兽体内最重要地方的拐
,即为传说中的魔 。」

  「魔 ?」

  萝丝与普拉姆听完美少年魔奏士的话后,相互对望了一眼,并同时看
了看那支破拐 。

  魔奏士对她们两人的动作只是微笑。

  「据我所知,魔 是可找到切裂时空之剑圣剑的重要证物。」

  话一说完,女魔斗士及女魔法士的表情都变了。

  金髮美少年魔奏士 起头来的瞬间,女魔斗士趁着这个机会,怀疑问
的询着。

  「这是圣剑的重要证物,这到底是怎幺回事啊?」

  「这一点吉尔多也不清楚。」

  对于阿沙里亚的这番话,萝丝的脸上掠过一道不安的神情,露出不太
高兴的表情。

  「照你这幺说,意思是还有其他的证物,目前可能正在其他的魔物或
魔兽那里呢?」

  魔奏士耸耸肩,面无表情的回答︰「也有可能,不过吉尔多也不太清
楚,总之,紧急结界也是有界限的,你们两人快点将魔物击退,找出圣剑
的下落吧!」

  普拉姆不太了解魔奏士话中的意义,只是手持着拐 呆呆的往上看着
魔奏士。

  「赶快继续寻找证物,另外顺便将魔物击退吧!」

  魔力变为旋律,越过时空之壁,传来语言及景象,魔奏士静静的挥着
手。

  「原本这就是你们应该做的,吉尔多将尽量给予有限的协助,还有,
你们可不要再这幺任性了。」

  留下这些话,魔奏士的身影消失在风中。

  萝丝再次坐在岩石上,女魔法士则用天真的眼神看着她。

  「萝丝,加油喔!」

  对她这种不负责任的口气,萝丝并不加理会。

  接下来,女魔斗士的手突然压着女魔法士的头。

  「痛…萝丝姐,你在干嘛?」

  普拉姆不满的抗议着。

  对于普拉姆的抗议,萝丝将手压的更低。

  「什幺在干嘛!怎肤什幺事都好像与你无关一样,每次都是我一个人
单打独斗的费尽心血对抗着魔物,有些时候你也该负起责任来才对嘛!」

  「嗯,我知道了!」

  普拉姆并没有闪避萝丝的手,也许她也知道自己被压的理由吧。

  突然蓝色眼睛中泪水狂涌,普拉姆叫着。

  「什幺嘛!你这个急性子,爱喝酒的残暴女。」

  说完后,红色长髮的女魔斗士拚命的追着身材娇小的女魔法士。

  「说什幺嘛!你才是一个万年淫蕩的大饭桶。」

  激烈的怒吼声及幼小的哭叫声,随着风迴响在由瓦砾堆成的这座巖山
上。

∼全文完∼
 第三章 世界的修复


 因为那里有山

  「为什幺要登山呢?因为那里有山啊!」这句话是农庄世界的名言。

  难道你不认为萝丝与普拉姆会知道这句话吗她们还曾经照着这句话
而爬过巖山呢。

  两个人都有「这里如果没有山的话,那幺谁来爬呢?」这样的心境。

  「杏梅市…太棒了!农庄的世界啊摔摎摙摸,砀碧碫磁不但繁荣,而且好吃的东西还很
多戗戫截戬,菈蒛蒡菃无论你穿什幺都不会显得太标新立异呢!」

  街道上的分隔相当简单,山径也相当清楚榷槌榱榑,枪榧榵槃可轻易的爬上山。

  也就是因为如此,让普拉姆能够有许多空闲来高谈她的感想墔塼塽墉,碴硾碨碟以及有
点白癡的问题。

  对身材娇小的普拉姆而言,即使是到了相当陡的斜坡,她也不会闭嘴
的。

  「农庄啊…与花园不同,无论在何时何地,都可以随便挑选一个男的
呢!」

  与普拉姆一样,萝丝也上气不接下气的点头同意。

  虽然比起身材娇小的女魔法士,在体力方面很有自信的女魔斗士,但
也不甚喜欢爬山。

  「人的数量以及街的样子都那幺的不同,为什幺杏梅市与阿普利克市
是两个反转的世界呢?」

  对于普拉姆单纯但又一针见血的问题,萝丝也感到有些困惑。

  虽然普拉姆大多问些幼稚的问题,但有时仍会问到重点,多数的场合
都是萝丝瞎混矇骗的就带过去,要不然就是无理的发脾气。

  此时不知正确答案的女魔斗士,背对着她用模糊的答案回答她。

  「虽然叫做反转世界,但并不是什幺都会反转,大概这个花园世界就
像农庄世界的背后一样,在没有破坏时空圣盃结界之前,我们一直都
不晓得呢!」

  「萝丝姐,可能是因为圣盃弄坏了,所以我们才一定要击退通过黑暗
迴廊的魔物们,对吧!」

  萝丝觉得不知是她跟不太上她的步调,还是根本语中就带有一些讽刺
的意味存在。

  女魔法士也许是算好了萝丝会站起来然后开始生气,这一点从女魔斗
士的角度看来继认为是相当无聊的事情。

  不过遗憾的是女魔斗士虽然没站起来,但仍然开始有点生气了。

  「那个泉水旁时空圣盃的结界,谁会知道啊,又没人来告诉我们,没
办法,当时叫我破坏那泉水的也是你啊!」

  说完后女魔斗士回过头用她绿色的眼睛瞪着女魔法士。

  普拉姆完全不在意那样的视线,也就是说自己所说的话究竟给对方什
幺影响,她是完全不知道的。

  「唉!好不容易打倒了一支大魔兽,没想到却是结界的守护圣兽,真
是的。」

  不知道是否是对方的话让萝丝生气,萝丝远远的瞪着普拉姆。

  其实萝丝本身一边爬山也一边在想这件事,每次一想出来就感到悔恨
不已。

  「那支大蛇是圣兽,谁会想得到啊,而且连结两个世界的应该是又高
又大的白色大厦才是啊,怎幺会是那支圣兽所守着的河呢?」

  「知道的话,就不会在那河底打一个洞了。」

  终于普拉姆站起来,如此说着。

  同样的,萝丝也站起来,用痛苦的语气回答。

  「对吧,说要攻击的也是你啊!」

  「当时也没其他办法了呀!啊!不行了,好累啊!」

  一边叫着,普拉姆的四肢都像大字一样躺在巖山的道上。

  萝丝也索性坐在同伴的旁边。

  不管怎样,现在我们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因为一切已经都来不及
了。

  「那幺,从农庄逃出的魔物其背后的大魔物究竟会在哪里呢?」

  当女魔法士的口气变得认真的时候,绝对不是她心情好的时候,这一
点女魔斗士是很清楚的。

  萝丝用相当放心的表情将视线移开身旁的普拉姆,望着四周开口说︰

  「如果阿沙里亚所言属实,那以转换魔法使用黑暗迴廊的魔物,也许
就在这个附近也说不定哦!」

  「照你这幺说,其实吉尔多已经追查到转换魔法的痕迹,什幺嘛,拿
我们来当饵。」

  对女魔法士的抱怨,女魔斗士并无任何反驳。

  如果反驳的话普拉姆一定会用讨厌及讽刺的话加倍奉还的,萝丝也还
不想要自己惹这种麻烦。

  虽然是两个相邻的世界,但本质上有相当大的差异。这两个世界接合
的部份,是由古代强力的结界及守护的圣兽加以守护的。

  在圣兽守护的这一段期间,不论你用什幺方法都无法自由来去这两个
世界,可是因为这次的事件,圣兽的结界被破坏,由于修复时间太紧急,
因此仍有许多破绽。

  只要拥有某种程度以上的魔力,就可以通过这个破绽自由的出入这两
个世界。这种移动的魔法就称为转换魔法。

  转换魔法的利用,在人类与魔物之间所利用的场所是不同的人类,也
就是,魔道师所利用的地方称为光之迴廊,魔物所利用的场所则称为
黑暗之迴廊。

  这个转换魔法所利用的场所如果不小心搞错的话,就会有出乎意料的
事情发生。

  特别是阿普利克村及杏梅市重叠的事态,对外仍是个秘密,两人的任
务也相当的机密。

  吉尔多除了要两人保守秘密之外,也要她们一定要尽快解决这样的事
态。

  所以萝丝与普拉姆的名字与身份,在农庄世界的杏梅市几乎都没有人
晓得。就是因为这样,她们才有办法在杏梅市去打击那些魔物。

  为了改变普拉姆讽刺的习性,萝丝很难得的向前开口提出她的意见。

  「总之,我们就是要把那些低级的魔物都击退就是了。」

  对于女魔斗士的态度,普拉姆也一改之前不好的口气,用甜美的声音
回答。

  「对啊!反正一定要这样做的啊,那萝丝姐加油罗!」

  女魔斗士对这样的口气气得脸都变了。

  「你还想要继续见习吗?」

  「当然啊!」

  萝丝不加以反驳,反而看着普拉姆的笑脸,突然有了一些觉悟。

  「不管如何,魔物一定是在这座险峻的山中以及森林的深处。」

  女魔斗士从巖山的周围向山间怒吼着。

  原本,魔物们就非常讨厌阳光,白天,阳光照射的街道上,魔物当然
不会出现,这是一个重点。

  「对了,吉尔多已经追到了从黑暗迴廊逃出的魔物痕迹,其结果那个
阿沙里亚应该会晓得啊!」

  当萝丝提到这个魔奏士时,总不意藏的露出讨厌的口气。

  从那个口气就可以知道萝丝对他的评价是如何了,也可以了解他的能
力是不容否认的,因此也可以了解萝丝心中异常複杂的心情。

  「吉尔多也会有弄错的时候啊!」

  普拉姆用与她无关的神情,对着萝丝这样说。

  是不是如此,萝丝也无力去讨论了。

  「啊!不要…」

  「萝丝姐,说不要的是你吗?」

  「咦!我没说任何话啊!」

  女魔斗士轻轻的吐了口气,用奇怪的表情回头看着普拉姆。

  「咦?」

  她们两人互看了一眼。

  两人此时清清楚楚的转到别人的声音。

  「求求你!不要…啊!怎幺可以…不要在这里…」

  略带鼻音甜美的声音从巖壁的里面传来。

  两人互看一眼,忘了自身的疲累,站起来往巖壁上看。

  「饶了我吧!求求你,请你走开,不要!」

  虽然言词是拒绝,但听起来的感觉却好像肯定一样,这个女性的声音
令人感到相当繁杂。

  但马上被令人生惧的低音所覆盖。

  「你大概不知道吧,我从黑暗的迴廊出来,已经丧失了力气,为了要
早点回复,没有女人是不行的,咦!已经这幺湿了啊,你好像也相当喜欢
这样嘛!」

  男子的声音隐藏着令人厌恶又带有嬉戏的意味。

  女方则开始了哀鸣与快感交互的複杂声音。

  「这在这种地方做这种事…啊!」

  萝丝与普拉姆背后为一座巖棚。

  仔细一看,洞穴的入口是开着的,两人互看一眼,点了头就往巖棚上
爬去。

  洞穴相当的暗,在眼睛习惯之前是完全看不到的。

  不久眼睛习惯了暗度,看到了成熟女性白色的肉体,周围像虫一样怪
异的彩光,像细菌一样蠕动着。

  仔细一看,那女性的肉体着实相当的丰满。

  「大胸大屁股…真是令人羡慕耶!。」

  女魔法士不顾此时之状况,暗自说着自己的愿望。

  普拉姆一直就对自己幼儿式的体型相当的伤脑筋,因为比起萝丝,普
拉姆对于成熟女性的身体更感到憧憬。

  但现在不是沈浸在这个感伤当中的时刻。

  黑手伸入女性的私处及口中,只要有洞,它就不会放过。

  私处柔软的内壁被黑手插着,双峰又被紧紧绑住,即使要发出哀叫,
也因为口中被塞住而无法出声。

  无视于本人的意志,口中及私处都流出大量的液体,经由黑手流到洞
窟的巖壁。

  「哇!普拉姆,再这样下去的话她必死无疑。」

  女魔斗士说着,女魔法士正将手伸到自己的嘴巴及私处。

  女魔斗士稍微怔了一下,即往她身上敲下。

  「你真是很贱,现在不是做那个的时候,它的魔力若是回复的话,也
许就能再使用转换魔法了。」

  体型尚未成熟的普拉姆,已经将手伸到自己的私处激烈的摇动着。

  萝丝觉得再跟她这样搞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擅自往洞穴深处跳去。

  「喂!我不会让你那幺好过了。」

  「哦!是你这个旁门左道的魔道师啊,竟然追到这里来了。」

  萝丝在黑暗之声发出前,已经做好攻击準备,并念着攻击魔法。

  不过其实她们两个人一点都没有意思想要解救那个女人。

  亦即若以此女人做为人质的话是完全没有价值的。但魔物不这幺想,
他认为她们两人不会就这样攻击。

  如果这个魔物想一想当时在农庄世界的植生学园音乐教室与之作战的
情形,就可以理解了,当时女魔斗士也是完全不理会人质的。不过那时的
人质再怎幺说也是加害者,因此更没有所谓人质的意义。

  女魔斗士是不会考虑到人质的情况的,在音乐教室是如此,在这个洞
窟也一样。

  「这次不会再让你逃走了。」

  萝丝一点也不犹豫就向魔物放出了红色火焰。

  同时魔物对于对方的举动马上就做出了行动,否则也许会打中那个女
性。

  「啊!你…」

  也许在使用转换魔法通过黑暗迴廊时已经消耗了不了体力。

  这不难说明为何对于萝丝的攻击魔法,魔物无法逃过这一击。

  「啊!救救我…救救我…」

  此时萝丝看到的这个女性,正浑身使劲的想要解脱紧绑的东西。

  当然她不知道挥剑的魔道师刚才差点要了她的命。结果刚才那一击是
带给她些许的幸运。

  同时,对黑暗的魔物真可谓之不幸,异样的叫声从洞穴深处响起。

  「哇!啊…」

  剑放出之火焰,直接就击到刚才女性所待的那个部份。

  之后,当黑魔被击中什幺都还不能反击的同时,萝丝的剑画了十字将
整个黑魔切裂。

  女魔斗士的斩魔剑法真是无懈可击,反应她性格的是萝丝让人无法预
测的攻击。

  此时魔物变成一个结晶,这个有魔力的结晶就称为魔石,萝丝很自然
的将它捡起。

  「谢谢你!」

  全身赤裸的女性,对着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女魔斗士羞涩地道着谢。

  她的体型与外型实在相当有魅力,而且她在危险的状态中都还能保持
礼貌来看,就可看出她的家教不错。

  萝丝打倒魔物,只是单纯的为了自己,不过在刚才的过程中到底是谁
被挟持呢,其实女魔斗士并没有注意到。

  此时,女魔斗士也对站在她面前赤裸的女性,其成熟的魅力及体型感
到相当的羡慕。但只要是女性,似乎都会奇妙的产生一种嫉妒心。

  原本萝丝还对自己的身材相当有自信,但这个女性的魅力真的惊人,
特别是对普拉姆来说,根本完全丧失了信心。

  由于之前一直是普拉姆在自己的身旁,因此对于自己的自信不太容易
起疑心,但这回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位女性,居然比自己好,虽然有这样的
想法,但萝丝未必会去理会她。

  女魔斗士转过头,将与趣转移到得手的魔石。

  「不是什幺高级品嘛!真是的。」

  一边说着一边将魔石嵌进自己的宝剑中。

  女魔斗士不疑自己的态度已使那位全裸的女性怒火中烧,而且她地无
法预测这个女的往后的态度会变得如何。

  黑色长髮有气质的女性,不知何时从孱弱的状态,两眼已射出危险的
光芒。

  而危险的光就朝向正在抚摸着自己私处及胸部的女魔法士而去。

  「哇…啊…」

  突然间一声惨叫。

  对此声音感到讶异的萝丝回头看着普拉姆,并且重新摆好架势握紧了
嵌入宝石的宝剑。

  「你看哪里呢?魔斗士小姐。」

  这个女性不知何时已穿好了衣服,紫色薄衣的袖口不断伸长,并捉住
了女魔法士。

  由于太突如其来了,萝丝回头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那女性。

  「你什幺时候穿好衣服了?」

  费了一番工夫终于回过神的普拉姆问道。

  「这就是淑女应有的条件,在见客的时候要有礼貌,你不知道吗?」

  普拉姆在那女的手中已经筋疲力尽了。

  好像中了毒一样,长髮女性很轻易的就用单手将普拉姆抱起。

  女魔斗士对于这个突变的女性,很认真的问道。

  「你就是幕后的黑手吗?」

  对于萝丝的质问,女性微笑着。

  「去死吧!」

  女魔斗士与她的声音动作完全一致。

  女魔斗士打中的部份就只有女性身后坚硬的岩石。

  「可见你们魔道师真是严重的人力不足呀!」

  女性抱着普拉姆浮在洞穴的半空中。

  不知何时,女性身体覆盖的紫色衣服的袖子已经伸了好几倍长,往萝
丝的方向而去。

  「少啰嗦!」

  女魔斗士不顾一切往上跳,从上往下刺。

  嵌着魔石的宝剑持续的放着增加威力的光。

  「啊…」

  哀叫的不是女魔头,而是手中抱着的女魔法士。

  普拉姆的身体着实是女性最好的盾牌。

  「醒一醒吧!这就是大魔头,自己赶紧想办法逃脱吧!」

  「太过份了,你打到我了啦!」

  浮在空中的女性只是灿然的笑着。

  「自己要想办法…别那幺不负实任。」

  「老太婆萝丝,你每次都这样。」

  这句话引起了萝丝的不快,但普拉姆还是天真的说着。

  女魔头的手突然打着手中抱着的普拉姆脸颊。

  「别吵!」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cl3j.com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cl3j.com

大家都在看